简明纳美语语法 (Na’vi Grammar Chinese Version)

February 24, 2011 § Leave a comment

简明纳美语语法(中文版)

发音与拼写

纳美语缺少像 [b] [d] [g] 那样的塞音,却有着像 [p’] [t’] [k’] 那样的挤气辅音,它们分别被写成 px、tx 和 kx。同时它也拥有像 ll he rr 这样的音节辅音。在纳美语中有7个元音:a ä e i ì o u。尽管在设计的时候都希望这些音能被作为人类的演员发出来,但是仍然存在一些不常见的辅音簇,如:fngap [fŋap] (金属)。

纳美语的音节最简单的可以是一个但音节元音,也可以是一个音节组如 skxawng(低能儿)或上面提到的 fngap(金属)。

我们的故事中的潘多拉星球的纳美语是没有文字的,但是《阿凡达》的创作团队为演员们创造了用拉丁字母记录纳美语的方式。让我们看一些例子:zìsìt(年), fpeio(仪式性挑战), nì’awve(第一)(’aw(一)), muiä(市), tiréa-ióang(灵物), tskxe(石), kllpxìltu(领土), unil-tìran-tokx(阿凡达,即梦行者)。

元音

单元音有7个:

以及4个二合元音:aw [aw], ew [εw], ay [aj], ey [εj],两个音节辅音:ll [l̩] 和 rr [r̩],它们经常被当作元音。

注意:e 是开放中元音,而 o 是闭合中元音,并且不存在二合元音 oy。卷舌音 rr 比较浓烈,ll 是青软腭音而不是重软腭音,[ɫ̩]。

纳美语的元音可以连续地组成一个序列,就像在日语和波利尼西亚的众多语言中那样。其中的每个元音都被看作一个音节。所以单词 tsaleioae 有6个音节,[tsa.le.i.o.a.e];meoauniaea 有8个音节,[me.o.a.u.ni.a.e.a]。

纳美语的元音不分长短,也没有声调,但是却是存在重音的,如:túte(人), tuté(女人)。在此例当中,重音是可以根据词源派生出的不同形式而转移的(人派生女人),但重音不会随着词形的变化(名词的变格、动词的变位等)而变化。所以,举例来说,动词 lu(是,原型。相当于英语to be),不管它变位如何变化,重音还是跟着 u 音的:lolú(是,过去式。相当于英语was。lolu = l‹ol›u,其中 ol 表过去,插在 l 和 u 之间),lolängú(是(呃!),带负面情感的过去式。 lolängu = l‹ol›‹äng›u,其中 ol 表过去, äng 表负面情感)。如此等等。

辅音

辅音有20个。现有两套拉丁字母转写系统:一套是遵循一个字母转写一个音的原则,如 c 代表 [ts],g 代表 [ŋ](就像在东欧语言里的实践那样);而另一套系统更适合演员的理解使用,我们用 ts 和 ng 分别表示上述两个音。不过,不管在哪套系统里,挤气音永远都是用加 x 的形式转写的。


其中,擦音和塞擦音 f v ts s z h 根据在音节中位址的不同,使用是有限制的。而除此之外其他音却不但可以使用在词首,也可以出现在词尾(虽然出现在词尾的 w 和 y 被看作是二合元音的一部分,如 ay ey aw ew 等)。f ts s 除了出现在词首外,也可以同任何不受限制的辅音组成辅音簇,从而形成 39 簇的排列组合。其他的排列组合则发生在跨越音节边界的时候,如:Na’vi [naʔ.vi](纳美语,纳美人) 和 ikran [ik.ɾan](女妖)。

爆破音 p t k 和 塞擦音 ts 是清爆破音,就像在西班牙语和法语里一样。在词末时,它们不会被放开,就像在印尼语和一些东南亚语言里一样。这里的 r 是闪音,和西语及印尼语一样。

音变

塞音在前缀或介词后有弱化的趋向。如挤气音 px tx kx 变成相对应的爆破音 p t k;爆破音和塞擦音 p t ts k 变成相对应的擦音 f s h;声门塞音 ’ 完全消失。例如:po(他/她)的复数形式 ayfo(他们),其中 p 在前缀 ay 后弱化变成 f 。

语法

代词

纳美语的代词是有明确的包含概念的。也就是说,当表达“我们”的时候,是否包含指称对象所用的代词是不同的。另外,纳美语还有特别的单词指代“我们俩”(包括和不包括指称对象)、“我们仨”等等。纳美语虽然也能做到区分“他”和“她”,但是性别一般不区分,作为可选项。

“我”和“你”的恭敬形式分别为 ohe 和 ngenga。所有形式包括 ngeyä(你的)和 peyä(她的/他的)。如果要区分性别的话“他”和“她”可以分别表示为 poan 和 poé。代词的变格方式和名词一致(如下)。

名词

纳美语的名词比大多人类语言更注重数量:除了单数和复数外,还有用来描述两个物体的双数,如(一对)眼,(一双)手,(一对)情侣等;这在人类语言还算常见,但除此之外还有描述三个物体的三数,这在地球语言里就非常少见了,最多也只是出现在代词中(纳美语发展出三数的一个原因可能和潘多拉星球上的多数生物单侧肢体拥有三条肢有关)。性别很少被标记(为可选)。

复数形式的前缀为 ay+,双数形式的前缀为 me+。它们都能催生辅音的弱化(所以这里我们用“+”而不是常用的“-”来标记前缀)。在出现辅音弱化的名词中,复数的前缀可以被省略,即 tokx(身体)的复数既可以是 aysokx 或 sokx。

阳性名字可以通过加后缀 -an 表示,阴性加后缀 -é(此为重音)。无冠词。

纳美语名字的变格遵循三分法,这在人类语言里很少见。在三分法语言系统中,及物动词的主语、及物动词的宾语,和不及物动词的主语,分别用不同的格来标示。

  • 及物动词的主语为作格,如:“他踢球。”
  • 及物动词的宾语为宾格, 如:“他踢球。”
  • 不及物动词的主语为通格,如:“他跑。”

作格用后缀 -l 标示,宾格用后缀 -ti 标示,通格没有格后缀。例如:

Oe-l nga-ti kam‹ei›e

我-作 你-宾 看见‹积极情感›

“我看见你”(问候用语)

这样纳美语的句子的意义就不受语序的影响了。

除此之外,纳美语还有另外2个格,即属格 -yä 和与格 -ru,及一个话题助词 -ri。话题助词是用作提点从句的话题的,相当于日语的“は”,或英语的“As for”。例如:

Oe-ri ontu teya l‹äng›u

我-话 鼻子 满 是‹消极情感›

“我鼻子满是(难闻的味道)”

这里,话题为“我”,主语“鼻子”是和“我”有关系的,所以可以理解为“我的鼻子”。注意:此处“鼻子”无格标示,由于是作为不及物动词“是”的通格。

出了格标示以外,前/后置词也可以暗示名词在句子中扮演的角色。前置词置于名字前充当介词的角色,后置词置于名词后充当后属词的角色。这样就更加加大了语序的自由度。比如“和你”可以表达为 hu nga 或 ngahu。当用作后属词是,就和匈牙利语及芬兰语中的的数格很相似了。当用作介词时,和英语很相似,部分词能够催生辅音弱化。其中一个具有弱化功能的介词便是 mì(在⋯⋯内),如:mì sokx(在身体内)。这样会造成模棱两可,尤其和名词的复数省略形式,如: mì sokx 也可以被看作是 mì aysokx(在身体(复数)内)的缩写。

形容词

纳美语的形容词是无曲折变化的——即形容词的形态与其修饰的名词无关——形容词既可以置于名词前,也可以置于名词后。形容词用音节 a 标记,并置于最靠近名词的那一侧。比如,“长河”可以表述为:

ngim-a kilvan

长-定语 河

kilvan a-ngim

河 定语-长

自由的词序同样适用于所有的定语成分:属格和关系从句同样既可以置于名词前也可以置于名词后。尤其是后者为句子的表达带来了极大的自由度。

定语前缀 a- 只能用于形容词修饰名词的情形下。表语形容词为“是”动词 lu:

kilvan ngim lu

河 长 是

“河很长”

动词

纳美语的动词是根据时态和体来变位的,而不是根据人称来变位的。即,纳美语的动词变位趋于类似英语的“I am, I was, I would”,而不是英语的“I am, we are, s/he is”。变为通过中缀来表达。中缀类似鱼前缀和后缀,不同的是中缀是插入在动词当中的。比如说,“打猎”的原形为 taron,那么其过去式就是 t‹ol›aron,其中,中缀为 ‹ol›。

有两个位址可以插入中缀:插在倒数第二个音节的开头辅音(若有)之后,以及插在最后一个音节的开头辅音之后。因为大多数纳美语动词都是双音节的,所以中缀就经常不是插在第一个音节中,就是插在最后一个音节中。在单音节的动词中,如 lu(是),两种插入法都发生在首辅音之后,并保持相对的顺序。

前一个中缀插入位用于表达时态、体、情态以及这几者的结合;同样在这个位址也可以插入分词、自反和原因连词,而后两者可以并置于时态/体/情态中缀之前。时态分为过去时、最近过去时、现在时(不标记变格)、将来时和最近将来时;体包括完成体(完成或包含)和未完成体(进行或不包含)。

taron [打猎] “打猎”

t‹ìm›aron [打猎‹最近过去›] “刚打过猎”

t‹ay›aron [打猎‹将来›] “将要打猎”

t‹er›aron [打猎‹未完成›] “正在打猎”

t‹ol›aron [打猎‹完成›] “打猎完”

t‹ì‹r›m›aron [打猎‹最近过去‹未完成››] “刚才正在打猎”

如果根据上下文可以判断出具体情形的话,就不需要特别地标示时态和体了。

后一个中缀插入位留给语感中缀(表说话者的感情色彩,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和证据性中缀(表不确定或非直接知识)。比如,一句非常常用的问候语,Oel ngati kameie(我看见你),其中动词 kame(看见)插入了积极的语感中缀词 ‹ei› 变为 kam‹ei›e,表达很高兴见到你的意思。另一句句子,Oeri ontu teya längu(我鼻子满是(他的怪味))中,形动结构 teya lu(是满的)被插入了消极的语感中缀 ‹äng› 变为 teya l‹äng›u,表达说话者对对方的味道感到恶心。以下例句为两个位址都插入中缀的情况:

t‹ìrm›ar‹ei›on [打猎‹最近过去.未完成›‹积极›]

“刚才正在打猎噢!”:说话者对此事很高兴,可能由于收获多或对事情本身感到高兴

t‹ay›ar‹äng›on [打猎‹将来›‹消极›]

“又要打猎了!”:说话者对于此事感到不安或无聊

Advertisements

Tagged: , , ,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What’s this?

You are currently reading 简明纳美语语法 (Na’vi Grammar Chinese Version) at iceCubo Lingraphico Blog.

meta

%d bloggers like this: